新闻中心

争夺新“国际标准” 科技电子成中美贸易博弈焦点

发布时间:2018-03-29 13:23:19    点击数:

  工业4.0是各国未来集中竞争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确定的核心技术和话语权、制定的标准将涉及到未来整个产业的竞争,甚至涉及制定建立新的国际标准。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王义桅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所制订的301条款,将对超过百项的中国商品(价值达600亿美元)征罚性关税。在特朗普发布声明之前,被视为本轮贸易战旗手、美国现任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概述了将会被征收新关税的中国产品,包括航空、现代铁路、新能源汽车和高科技产品。
尽管中美贸易大战还有两个月的缓冲期,但美国最大消费电子零售商百思买已于近日宣布,将全面停卖华为产品,其中包括手机、笔记本、智能手表等华为产品。事实上,今年1月,美国最大的运营商之一AT&T以及另一运营商Verizon就迫于压力,先后取消了与华为的合作,尽管这两家企业并没有公开承认。
中美贸易博弈,华为为何率先站上火线?有境外媒体解读称,其中一大关键原因在于,美国要阻止中国在人工智能、机器人、5G等新世代无线通讯技术、高阶计算机领域等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王义桅告诉南都记者,工业4.0是各国未来集中竞争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确定的核心技术和话语权、制定的标准将涉及到未来整个产业的竞争,甚至涉及制定建立新的国际标准。但王义桅也表示,5000亿美元的贸易额征税额共计30亿美元,并没有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特朗普此举或是要服务于今年美国国内的中期选举。”
电子通讯领域站上火线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在白宫召开记者会,以“中美贸易赤字已经失控”为理由,宣布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 S T R)所制订的301条款,对超过百项的中国商品(价值达600亿美元)征罚性关税,以此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国高达10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
南都记者留意到,特朗普在记者会中的措辞也重点提及将针对高科技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限制中国对美投资并购高科技企业等。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高技术产业出口产品一般分为五大类,分别是医药制造、航空航天器、电子计算机及办公设备、电子及通信设备、医疗器械及仪器等,其中又包括15个细分项。
过去五年中,我国高技术产业出口交货值稳步上升。其中,医药与航天器趋势平稳,增幅较小;计算机与办公设备于2014起呈下降趋势,连降两年后于2016年小幅回升。只有电子通讯设备出口实现连年增长,成为带动出口的主要力量。
以2016年为例,在高技术产业出口交货总值中,电子及通信设备约占七成;15个细分项目中,通信设备、电子计算机整机、电子器件与元件、家用视听设备等产品也跻身T O P5,远超其他细分高技术产品。
连年增长的出口值背后是一批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国产通信设备制造企业的悄然崛起,他们与欧美老牌高技术企业已开始同台竞技。在过去几年里,华为通过向百思买、亚马逊以及N ew egg等零售商销售无锁手机,慢慢建立了粉丝群。
美国争夺核心科技领域话事权
不仅如此,以BA T为首的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势头强劲,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集中发力。
根据信息数据公司IT桔子今年初发布的《2017中国互联网创业投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资本海外投资重点行业包括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硬件(可穿戴设备、机器人、无人机、AR /VR)、汽车交通(无人驾驶、共享出行、电动新能源汽车)等。
这其中,美国成为最受中国资本欢迎的国家,2017年美国公司获投事件占比达到48%.
但是,对于上述中国资本在海外投资的重点行业,美国政府一直态度谨慎,尤其是因为网络所可能引发的安全风险疑虑。全球化智库发布的《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7)》也提醒,面对美国国内日益增长的民粹主义和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对相关行业细分领域的安全审查,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同时,要注意加强法律方面的风险防范意识。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在十九大结束后发表的演讲中也提到,中国五大领域将对美国发起全方位挑战,包括“中国制造2025”、5G、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技术等。
“科技领域中战略新兴产业和军民两用领域是美国最在乎、也是美国利益集团推动特朗普关注的重点领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王义桅告诉南都记者。
王义桅指出,美国在知识产权方面获得了巨大利润,而我国高科技产业的崛起,正在挑战美国制定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垄断权。“美国认为提高关税等的这些举措会阻碍中国挑战美国核心技术的步伐,从而维持核心技术的垄断权、绝对优势。”
王义桅认为,工业4 .0是各国未来集中竞争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确定的核心技术和话语权、制定的标准将涉及到未来整个产业的竞争,甚至涉及制定建立新的国际标准。
目前,商务部已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因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24日对中国日报表示,继宣布第一批中止减让产品清单之后,中国正在研究第二批、第三批清单,比如飞机、芯片领域。而且中国可以采取的措施不仅限于商品领域,旅游业等其他行业也有可能。
王义桅也认为,实际上,在特朗普签署的政策中,5000亿美元的贸易额征税额共计30亿美元,并没有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特朗普此举或是要服务于今年美国国内的中期选举。“贸易战还没有打起来,如果要真正要打,也是两个月以后,现在我们也在协调避免贸易战。”
信息安全是华为入美关键门槛
不过,就在美国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的同时,美国最大消费电子零售商百思买也宣布,将全面停卖华为产品,其中包括手机、笔记本、智能手表等华为产品。华为公司22日声明称“充分理解并尊重其选择”,并表示华为在美国通过零售商销售的产品达到了安全、隐私和工程等方面业界最高标准。
据境外媒体报道,百思买已停止向华为下单进货,并将在未来几周内全面停止销售华为产品。而接下来,其他零售通路商会否跟进引人关注。
事实上,今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CES展上,有消息称,华为原本计划与美国运营商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合作在美国销售手机,可是就在发布会即将举行的前几个小时,AT&T突然宣布放弃合作。几天后,Verizon也宣布取消了销售华为手机的计划。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很多人质疑这一事件是美国的“地方保护主义”,他们担心华为对本土市场造成冲击。
不过,ID C分析师闫占孟告诉南都记者,“主要原因可能在芯片层面,华为m ate系列采用的是华为自己研发的麒麟芯片,而其他产品则主要采用美国本土的高通芯片。”闫占孟告诉南都,专利、制造都不是大问题,“单一终端售卖可以协商,但自研芯片就涉及到云计算与大数据,这是美国市场相对敏感的信息安全问题。”
“专利可以通过交叉授权,甚至购买获得;制造也可以通过在美国本土制造,比如富士康通过美国建工厂实现,但唯独信息安全问题是美国最忌的。”闫占孟认为,美国市场并不信任由外国厂家来完成数据处理。“中国在单一终端的技术转化优势明显,这种产品进入美国应该没有太大阻力,只要不涉及信息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人工智能才是挑动美国敏感神经的关键。美国此次的大动作,或许不只是针对贸易赤字而来,更是考虑到包括人工智能等在内的新技术实力的崛起。
中国在A I应用领域的优势
据调研机构CBInsights统计,2017年全球A I初创企业的融资额达到152亿美元,中国A I在这一年投资迅速增长,达到73亿美元,占152亿美元的48%,超过美国的38%..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于2018年2月份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上发文表示,人工智能技术日益强大,虽然美国是技术大国,但在这场科技竞赛上,中国至少有50%几率可以赢得此次竞赛。
李开复认为,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多的数据,而数据正是驱动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关键。
此前,腾讯研究院联合BOSS发布的一份《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书》显示,在A I产业的应用层上,美国的从业者有31400人,占比全美39.89%;中国24300人,占比61.8%.美国主要集中在基础层和技术层,而中国A I产业的主要从业人员集中在应用层。
中国的应用市场也更加广泛。“中国有更大的销售市场,更复杂的落地场景,在应用层面比起美国有更大优势。”搜狗CEO王小川说,就美国A I产业环境来看,如果抛开基础研究,活跃的做技术转化以及创业公司的很多都是华人,底层基础研究以外的力量同样非常宝贵。“再加上传统行业力量相对较弱,所以新技术一进来会有更大的生存空间。”
但上述《白皮书》也显示,目前美国在自然语言、处理器/芯片/机器学习应用等方面人才分别是中国的3倍、13.8倍以及1.8倍,中国仅在智能机器人上是美国同领域人数的3倍。中国的A I基础层人才储备薄弱,尤其是处理器/芯片和A I技术平台上,中国缺乏驱动能源,即缺乏高级人才支持和高端教育体系为产业发展续航。
王义桅也指出,“现在我国芯片的进口金额已超过了原油的进口金额,这是一定要解决的问题。”中国在新型产业的制高点上发起对美国的挑战,一旦芯片的垄断被中国打破,中国不仅会减少对美国芯片的进口,未来还有可能出口,挤压美国的市场。这些担心都使得美国现在对中国的芯片“看得很死”。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曾表示,“发展人工智能需要四个方面要素:场、大数据、计算能力和人才。”在场景确定、大数据丰富和计算能力不断提升的今天,人才也是重中之重。
“中国人工智能的从业者工资比硅谷、英国要高很多,这个跟两国平均的劳动力数量、平均工资对比是不太匹配。”在前不久的两会期间,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如是告诉南都记者。上述《白皮书》也显示,过去三年,AI相关岗位平均招聘薪资正以每年近8%的速度增长,到2017年,人工智能岗位平均招聘薪资已达2.58万元,远高于一般技术类岗位。由此足见,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稀缺,而美国无论从数量、质量上都要远超其他国家。
此外,在统计的全球A I领域49家领先企业中,美国拥有领先企业数量位居第一,共有26家,占据总量的53%;中国位居第二,拥有12家,占据总量的24%,与美国仍有较大差距。
虽然如此,但现在随着中美之间的贸易博弈,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中国新型科技企业已然成为焦点,新关税政策一旦实施,先深受影响的就是在高技术产业中举足轻重的电子通讯领域。业内人士表示,高关税很可能会降低中国产品的价格竞争力,影响未来市场销量。同时,新政策中对中国企业的技术互通也将更加敏感,以往靠投资来换取高新技术的“曲线救国”模式也可能陷入困境。
“这只能加强沟通,”通信专家项立刚亦表示,还是以华为为例,英国此前也曾禁售华为,但华为在英国斥资10亿美元建立了研究所后,才慢慢改善了彼此的信任关系。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排行榜

联系我们

企业简介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企业荣誉 | 图片中心 | 联系我们 |